图文切换>正文

趁这个春天,一起来寻访徐州老街巷 

2017-03-12 09:15 | 国搜徐州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丰储街东起民主南路,西越奎河至解放路。早年这里并无正式街名。因该街西段北奎河东岸上有庙宇铁佛寺,所以人们都称其地为铁佛寺南。又因该寺建筑在一较高的台基上,故又称其地为台庙子南。这铁佛寺是徐州有名的八大寺之一。但至上世纪20年代后期庙中神像多已倾塌,其神像中的十八罗汉则被迁至云龙山兴化寺,现庙宇全被拆除了。它的故址就是原徐州开关厂及纸制品厂的所在地。这条街是昔日粮行集中之地。最盛时期的上世纪30年代初多达30余家。当年只要走进这条街,随时都可听到抑扬顿挫的粮食过秤报数声,其调颇为悦耳。

行走在徐州的老街巷,那些青砖青瓦的老房子,一切都是笃定而殷实的。乍眼望去的朴实,与细节处不经意流露的精致审美安然并存。老街巷见证着徐州不同时期的人文历史,承载徐州城市的记忆,记载着徐州城的缅怀和梦想。徐州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底蕴深厚,一条老街巷,记录着一个历史事件,封存着一段动人故事,那些老街巷的温度,徐州人不会忘记。昨日,记者跟随徐州史志研究学者于克南,一起寻访徐州老城区那些还在的街巷里弄,在这里,遇见徐州的灵魂......

培正巷 见证了教会学校

位于王陵路的江苏模特艺术学校的前身为教会开办的培正中学的分部,其北侧形成的居民区被命名为培正巷。

1902年,美国慈善人士法由利亚兴建培心男校;后改为培心书院。1909年,美国陶美丽、夏洛特两姐妹先后来徐开办陶氏女学,后改为正心女子中学;1932年,学校为了注册,两校合并,分别摘取了两校原名的第一个字“培”和“正”,拼在一起称为“培正”中学。后来,校舍不够用了,就在王陵母墓东侧、俗称“三座洋楼”的东侧新建了一部分校舍,成为培正中学的分部,人们也叫它培正中学。

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培正中学分部的北边逐渐形成居民区,并命名“培正巷”。这便是培正巷远离培正中学本部的原因。解放后,培正中学改为第五中学。

西安路 路下有防洪大沟

西安路南起苏堤南路,北至环城路,全称叫西部防洪安全路,后简称西安路。1992年,为了彻底治理云龙湖的安全隐患及夹河街、矿务局一带的防洪排涝问题而建。

1992年之前,夹河街、矿务局一带每逢汛期都会不同程度地出现排水不畅、积水内涝的问题,许多居民经受过水淹。为了彻底治理云龙湖的安全隐患及夹河街、矿务局一带的防洪排涝问题,1991年10月17日徐州市人民政府在“三环路工程总指挥部”下设“市区防洪保安工程指挥部”,工程于1992年完工。西安北路的道路下面是防洪大沟,路东的圆顶建筑是翻水站,汛期雨水可通过翻水站排入黄河。由于防洪和道路联结一体,所以整条道路初次命名时叫西部防洪安全路,后简称西安路,一是符合命名规范,二是便于称呼。

淮海路 76年不断刷新的一条道路

淮海路东起淮海广场,西至三环西路,修建于1941年,1948年底徐州解放,道路改名为淮海路,徐州是全国第一个命名淮海路的城市,之后南京、淮阴、上海等城市解放后也把市内最繁华的道路改称淮海路。

徐州新淮海西路将继续西延至311国道,工程预计今年完工。淮海路东延项目正在马不停蹄地施工建设中。

王大路 见证了徐州火车站建成通车

1914年徐州火车站通车,火车站的对面慢慢地形成了一条繁华的街道,这条街道因有王家菜园,被命名为王家大马路。目前仍保留一些民国旧建筑。

王大路东起复兴北路,西至黄河东路。因有王姓大户居住于此而得名。位于淮海路和大马路之间,东出复兴北路,西至故黄河东岸,全长300多米。是徐州火车站地区闹中取静的一条街巷。其位置优势,类似于南京著名的商业街湖南路上的狮子桥步行街,但因其临近火车站,因而具有更大的价值。王大路没有淮海路的喧闹,没有大马路的嘈杂,与火车站隔复兴路相望,步行仅需3-5分钟。更是东站派出所、办事处、社区街道所在地。有多条出口可达火车站及朝阳市场、淮海路、大马路以及弘济桥等。

丰储街 昔日粮行集中之地

上个世纪30年代,街上粮行有30余家,睢宁、濉溪、灵璧、泗洪、泗县的广大农村所产的粮食,均小船装载,沿濉河转奎河而上,运至这些粮行来待售。奎河曾经热闹非凡一时。北伐胜利后,徐州整顿街名时,给它取名丰储街,含有“粮丰储满”的祝愿。

丰储街东起民主南路,西越奎河至解放路。早年这里并无正式街名。因该街西段北奎河东岸上有庙宇铁佛寺,所以人们都称其地为铁佛寺南。又因该寺建筑在一较高的台基上,故又称其地为台庙子南。这铁佛寺是徐州有名的八大寺之一。但至上世纪20年代后期庙中神像多已倾塌,其神像中的十八罗汉则被迁至云龙山兴化寺,现庙宇全被拆除了。它的故址就是原徐州开关厂及纸制品厂的所在地。这条街是昔日粮行集中之地。最盛时期的上世纪30年代初多达30余家。当年只要走进这条街,随时都可听到抑扬顿挫的粮食过秤报数声,其调颇为悦耳。

现如今,虽早已听不到过秤报数声,但整条街中纷繁复杂的美食与旺盛的人气,丝毫不会愧对其“丰储”的称号。

铁货街 铁器经营集散地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流落于徐州的人们在黄河大堤搭棚落户,家家经营铁器,逐渐形成了一个比较集中的铁器经营集散地。铁货街南起建国东路,北至青年路,曾为徐州最为繁盛的街市之一 ,从而也构成一幅老徐州世俗风情画卷。那些经历了数百年时光好不容易才变旧的遗迹,现代人可以一夜之间让它焕然一新。只有不经意拐到这个小巷子里,才会在一些斑驳的墙壁上,看到这个城市深沉的面影。

马市街 徐州老城外第一古街

马市街最初为经营马匹的地方,东起解放路,西至彭城路,如今马市街是户部山商城中一条集餐饮、茶叶、服装、礼品、旅馆、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繁华商业街。当你偷得浮生半日闲,去一趟马市街,与那里的人们闲谈一番,你便能从他们那生活气息浓郁的丰富知识中体会到,这样的态度,对于整座城市的魅力和精神传承是多么的重要。

马市街是徐州老城外第一古街,它的地上地下保存着数千年的历史积淀,是户部山历史街区重要组成部分,它激荡着战火硝烟,流淌着民俗民风遗韵,铭刻着徐州经济繁荣发展的缩影……

戏马台下的马市街渊源于西楚霸王项羽,清到民国之际,徐州南门外市井绵延,烟柳万家,尤其是户部山下的马市街更为繁荣,甚至比与之相邻的筢子街、道平路、三民街且胜一筹,宝号老店林立,深宅大院相连,实为商贾翘企之善地。这种情况,足可以说明马市街地理位置的特殊和优越。

两千余载风雨,马市街数次重建。新世纪,马市街展现着前所未有的景象。马市街 汤更是徐州人的心头好。解放路改造了,更突出了它的优越;马市街改造后,该店搬迁到附近,但仍冠以“马市街”的地名,马市街已经成为 汤的冠名,成为徐州名点的冠名。同时,麻老歪熟菜、高海包子同样也是老马市街的名吃。

后井涯 城墙下的巷子

午后小憩过后,在南起青年路,北至大同街的街巷里,一股喷香的味道开始在街角生火冒烟,店主用铁钩子把一只只光鸡放进作坊之中,到了下午,在巷内一口水井的西侧飘来烧鸡的香味,那里曾是冯天兴的烧鸡作坊。后井涯也因巷内的这口水井而得名。

后井涯东侧的房屋均是依着古城墙而建,至今仍保留着古建筑红楼。两进厅堂小天井里种着花草与葱木,天井上面伸展开来,圈出一方狭小方正的蓝蓝天幕,在这里,破门而入不再是件尴尬而失礼的事情。66岁的冯福农怀抱着一只狗,与我们闲话家常,茶已经沏上很久了,不免清淡,倒与聊天的内容暗暗吻合,这里原是青砖青瓦的房子,红楼上顶改成大瓦,墙是里生外熟......

艺波巷 走出了艺术家马可

艺波巷西起中山路,北至青年路,起源于上个世纪30年代,起初因道路直角拐弯形如钥匙而得名钥匙巷。后来艺波音乐会在此成立,并经常举办音乐会,巷名改为艺波巷,并延续至今。艺波巷虽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巷子,却曾是艺术的摇篮,歌者的殿堂。虽然时光易逝,曾经的弦歌声似乎依然飘荡在巷子里,让人沉醉。

在一群年轻人中,有一个身影尤为清晰,那就是从艺波巷成长为一代人民音乐家的马可。在艺波会成立时,马可只是一名爱好民乐的中学生。马可经常来此求教,或是伴着晨曦,或是踏着夕阳的余晖。就这样来来回回了两个寒暑,马可的二胡演奏日渐娴熟。1935年,马可考入了河南大学,从此走上了音乐救国的道路……在随后的日子里,马可创作了一系列耳熟能详的曲子,如《南泥湾》、《白毛女》、《咱们工人有力量》等。他以丰硕的成果,向艺波会的老师递交了一份优秀的答卷,也无愧于他们的谆谆教导。

出生于艺波巷的作家浅子,在他的散文《最后的艺波巷》中,用饱含深情的笔墨写道:“徜徉在小巷里,往那些小院门缝不经意的一瞥,葡萄藤下常有乐器叮咚作响,扣人心弦。尤其是月朗的夏夜,在大院老槐树下乘凉,轻风中时常飘来阵阵乐香:古朴深沉的箫声,如泣如诉的二胡声,苍凉委婉的古琴声……”

艺波巷有一种独特的人文魅力,并且这种魅力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愈加弥足珍贵。

堤东村 大堤上面的村子

在徐州人的记忆中,堤北村是比较熟悉的,它位于大堤的北面,东起粮市东街,西至复兴北路。堤东村则坐落于大堤的东部,堤东村因大堤而得名。这段大堤修建于康熙三十八年,它南起子房山,北至九里山。距今已有318年的历史。

一座城市无论拥有多么发达的规模,无论其鳞次栉比的楼宇或房屋有多少,它们都必然地会被纵横交错的街巷所分类,从而划分出不同的城市区域。月波街西南与大同街的东端相接,东北与淮海东路相连,在这条街的东边高台上原有一座“月波楼”,为旧时登楼东望黄河,仰望明月之所,这条街因楼而得名,是个陡坡,呈“S”形,全长不过30米;侯家巷位于青年路,有韩国人的建筑;裕民巷曾经是老北门连接火车西站的必经之路;复兴北路二坝窝老火柴厂宿舍是老式平房结构;还有千里巷、共和巷……

常会听到有些街巷是以“里”命名的,比如西后里、永平里,如今在徐州已经很稀有了。它们仅以汉字的方式存在,就像一个无足轻重的词混迹于辞典里。与这些名字相对应的是一条条熙熙攘攘的大街,各种店铺罗列在街边。马路很宽,中间有铁栅栏相隔,街两边的住户隔路相望。走进西后里,灰灰的砖墙,窄窄的路面,很有古朴的味道。94岁的薛随意生活在这里,聊起西后里的由来,他说,那是指粮食街西边的里面。过去,洗菜、烧饭、洗衣等很市井的徐州生活,至今仍让他记忆深刻。

老街巷,有儿时的记忆,有以前的味道。在不断的变迁中见证了徐州的历史和城市的发展,温暖了无数人的灵魂。(徐晓旭 刘冰 报道)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推荐搜索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